婚姻AA制 自慰的味道
婚姻AA制 自慰的味道

  在感情的投入上,我相信我沒有什么隱藏。我愿意為他做任何事情,就算這三萬塊錢他向我開口,我也能做到很爽快地給他–當然,前提是借不是給,因為我們都是工薪階層。

  時尚的AA制婚姻 自慰的味道

  夏景:

  在婚姻中找到快樂的感覺,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我和他的性生活還算和諧,即使生了孩子后,嬉戲中還常會冒出羞澀來。可是,去吃別人的酒席,我與他一起前往,坐在圓形的大桌上,肩并著肩,笑瞇瞇的。突然的,我腦子里就冒出一句魯迅的話:“熱鬧都是別人的,我什么也沒有。”

  隔壁座的夫妻,你給我舀湯,我給你夾菜。大家笑他們,他們也無所謂。我不是說我就想像這對夫妻一樣,但是我知道,我和他,卻無論什么時候,都不會這樣的。

  我們兩都很光鮮,彬彬有禮,對望的眼神,很多時候還是脈脈含情的。對照其他夫妻,好象更懂愛一些,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每每看到“相濡以沫”這個詞時,我總會情不自禁把眼睛挪開,心煩意躁–它不屬于我。

  三年前我生孩子時,他正出國。產房待產時,旁邊的孕婦又哭又叫,非要自己的丈夫進來陪著她。我痛得用手緊緊握住鐵床的床桿,心里想的是:幸好他這會不在我的身邊,看不到如此狼狽的樣子。去年夏天,痔瘡犯了,我腦子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收拾行李,趕緊回娘家去。

  還是去年,他的弟弟做生意出了點事,他要給他三萬塊錢,自己又沒有那么多,于是找外面朋友處借。我偶然得知了這件事,心想他竟然沒有對我露出一絲一毫的口風,而且,在他的臉上,我也沒有看出任何煩惱的端倪。

  你看,我們的日子就是這樣。

  在感情的投入上,我相信我沒有什么隱藏。我愿意為他做任何事情,就算這三萬塊錢他向我開口,我也能做到很爽快地給他–當然,前提是借不是給,因為我們都是工薪階層。

  結婚后我和他一直是AA制,因為各自經濟的獨立,才是愛情的首要前提,不是嗎?

  我不信自己如果沒有工作,沒有收入,他還會娶我。女人能獨立,男人當然才會考慮。結婚又不是一夜情,總得為未來做打算吧。畢竟,這個時代誰也無法靠牢誰,甚至他自己都不能確定自己又是否牢靠,女人留點錢在身邊,最少不會一朝被棄身心俱傷。

  可是,因為這個獨立,我是不是又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

  就在前天中午,我突然腹疼,如刀絞,如棍碾,我的同事送我去醫院,路上說打電話給他,叫他過來,我一把搶下她的手機。當時我自己都沒有想到,那么疼的時候,竟還有如此大的力氣和果斷的決心–我對同事說:去醫院吧,如果問題真的嚴重了再叫他。

  然后,我又補上一句:他很忙的。

  其實那個時候,他一點也不忙。

  伊梅:

  真的,獨立不分男女。而且獨立這個詞,在經濟社會,不僅能表現一個人的生存本領,也越來越能彰顯他的個人素質了。“獨立的女人”,僅僅這幾個字,就夠讓男人們喝一壺的了,何況婚后還在鬧獨立的女人。

  我也是女人,深知獨立一詞對女性的重要性。可是既然大家都這么獨立了,又還要婚姻生活干什么呢?

  曾看到過一篇文章,是說女人使用自慰器和安全感的。據說自慰器在美國女人中是很普及的,幾乎和口紅一樣人手一個。一個女人,網戀了,要去見男友,說我帶上自慰器可以嗎,那男的也不生氣,不僅同意,而且要求參觀。

  你看,一個自慰器,在女性的獨立上也能帶來實際意義。至少能給女人一個性獨立的幻覺,欲的問題解決了,就可以不用猴急猴急地找男人了,反而可以和他們更慎重地交往。

  這和AA制的婚姻真有異曲同工之妙啊:因為AA了,經濟就獨立了,至少不會因為有朝一日被甩而身心俱損,反而更可以和丈夫建設理智和諧的婚姻。

  可自慰器帶來的性快感,是否真的就能那么真實感人?正像“親兄弟,明算帳”的夫妻,面對相濡以沫這個詞時,竟會內心隱隱作痛。

  婚姻解決的是什么問題?心意相通,相互安慰,共度難關,同享幸福。這些抽象的東西落實到具體措施上,除了肉體共用外,當然就包括財富的分擔。

  我并不認為婚姻中的AA制是不可取的,做為一種存在,它肯定有它存在的理由,比方像比爾-蓋茨夫婦、克林頓夫婦等等,他們都有各自的帳戶和存款,克林頓打官司入不敷出,希拉里說別指望我會替他還債。世界各地的婦女們看到這里,都覺得煞是解氣,紛紛表示,果真只有經濟獨立,才能帶來揚眉吐氣啊。

  希拉里是出了氣,但對伊梅你來說,就憑一份僅僅能顧及到一日三餐的收入,也想達到揚眉吐氣的效果?

  這多少有點象因為可以自如地高潮,就聲明自己高高在上,獨立自由的男女吧,如果不是調侃,至少也是諷刺。

  成熟男女,一方面需要大徹大悟,不要羈絆;另一方面,卻又都想深入人心,相濡以沫,對一個渴望在婚姻中找到快樂的女人來說,獨立的意義,絕不僅僅停留在AA制上。你可能會說,你舍得投入情感和三萬塊錢,AA制不過只是一個形式而已,但它會和世間很多形式的東西一樣,有時候也會傷害到本質。

  用自慰器的感覺究竟好不好?這個應該沒有定論,但是如果你總覺得隔著一層的話,那還是動點真格的吧,比方替他把那三萬元的債還掉。這樣一來,你生病的時候,好歹也可以理直氣壯地讓他看看你臉黃憔悴時的模樣–你擔心的,不就是歲月已然老去,而自己卻不能一如既往地光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