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女囚監獄中,犯人可以用自己的錢來購買一些書籍,不過監獄閱覽室里可以借到很多更黃的書,比如色情漫畫或者成人雜志之類的,以供女囚們“自娛自樂”。在監獄中的女囚們,常常是“饑不擇食”,連獄卒、清潔工都不放過。有時候還舉行“青蛙淫亂派對”,滿足自己的欲望!

解讀日本女囚糜爛的性生活

  女囚饑不擇食——獄卒、清潔工都不放過

  作家Sayuri Yokota曾經是一名犯人,如今她是反毒品運動活躍人士。在接受采訪時她指出,在監獄里無論什么樣的男人都會對女犯人產生莫大的性吸引力。“她們在獄中很難見到男人,連看守都是女性,所以再丑的男人對她們來說都無所謂。我服刑時要到車間里干活,那兒有個很肥的大塊頭男看守,但是每個女犯人都心甘情愿地任他為所欲為,因為他還私下里向女囚出售止痛藥片。有些女犯人會挑逗任何能夠接觸到的男性,即便是50來歲的清潔工人——只要她們能令他勃起,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干一場”,Sayuri Yokota說道。

  另一位化名Momoko的姑娘曾經在日本和歌山女子監獄服刑。她回憶起過去的監獄生涯是如何讓清純少女們變成寡廉鮮恥的蕩婦的:“隔三個月會有男藝人到監獄里為女囚犯表演,但是我們都盯著男人的襠部,想象著用手抓住那里會帶來多么美妙的觸覺。” 女囚們也會自制一些“性玩具”解一時之需,Momoko說最普遍的玩法是把7支圓珠筆用橡皮筋捆起來,外面包上塑料袋就成了用以自慰的假陽具。不過獄方給每個犯人的圓珠筆只有三支,所以要玩得痛快就必須向別人借筆。有的女囚自慰時需要弄10多支筆,說這樣才能頂得上她們丈夫或男友的尺寸。

捉住青蛙輪流塞入下體取樂

  和用筆自慰比起來,女囚們的另一些性游戲顯得匪夷所思。Momoko向記者介紹說,“有時在放風時會捉到青蛙,我們會把青蛙帶回牢房,接著就可以開‘青蛙淫亂派對’。大家先確定次序,接著輪流把活的青蛙塞入下體,青蛙在陰道里會由于驚嚇而亂蹦亂跳,會帶來很奇妙的感覺。” 玩這種游戲需要小心翼翼,Momoko說如果太興奮了而過于用力地收縮陰道可能會把青蛙悶死,其他的女犯人就沒得玩了。這在牢里是常有的事,甚至有犯人為了青蛙而大打出手。

  同性戀遭禁 女囚互相用腳趾獲得滿足

  有些女犯人在監禁期間會變得男性化,她們在每月的理發日要求管理人員給她們剃平頭,這樣就可以讓其他犯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戀者。 不過據anni介紹,這種明顯的同性戀傾向在監獄里未必行得通。“如果你試圖跟那些男性化的犯人搭訕,看守們會很生氣,因為監獄里不提倡同性戀。你寫給她們的情書一旦被發現,你就要收到懲罰,比如關禁閉或者剝奪假釋權。因此即便每個女囚都覺得那些男性化的犯人很性感,仍不能輕易地進行接觸。” 然而,如果女囚們夠幸運,她們可以在晚上張開雙腿,在其他人沒覺察到的情形下讓別的女囚用腳趾來滿足自己的需要,但是這么做難度也很大。Momoko說在獄中每周只能洗兩次澡,所以你必須確保在早上醒來時能立刻洗腳,否則你腳趾上沾染著其他女囚下體分泌物的氣味,這會讓大家都知道你干了些什么。